Sorry.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.

惠通知识局|第二期:疫苗的前世今生

征和惠通
【编者按】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全国各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以雷霆万钧之势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,医护人员争分夺秒从病魔手里抢救生命,建设者不分昼夜建设火神山、雷神山医院……这是一场鏖战,更是一场赛跑。而疫情下预防用疫苗的开发同样牵动人心。今天,跟大家分享的是《疫苗的前世今生》,希望能帮助到对疫苗行业有兴趣的朋友们。
 
图片来源:网络
 
你会恐惧么?大部分人的回答应该是会,小到考试、肥胖、上班迟到,大到战争、灾难、意外事故,人人都有害怕的事物。但更为古人所恐惧的却另有其事。
 
19世纪之前,突然来袭的大瘟疫可谓历史上最黑暗的一段时间。天花、鼠疫、麻疹、霍乱、伤寒等烈性传染病……你方唱罢我登场。15世纪末,美洲天花死亡人数2900万,中世纪,欧洲黑死病死亡人数2500万,20世纪初,全球流感死亡人数5000万......在细菌病毒的环伺之下,人类的生命被随意剥夺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一部人类的文明史,就是一部人类与传染病作斗争的历史。
 
为了对抗瘟疫,古人们尝试过各种不靠谱的手段。《三国演义》对瘟疫的介绍只是一笔带过,但张角依靠念咒语、施符水这一江湖骗术,最后竟有四五十万百姓追随,可见瘟疫肆虐已久,人心惶惶,百姓为了生存只有寄希望于喝符水了!中世纪的欧洲也“不遑多让”,理发师作为外科医生的祖师爷,除美容服务外还兼顾了放血的职能,生了天花?放血!癫痫?放血!瘟疫?还是放血!
 
更不要说寄希望于巫术和魔药的神秘主义,直到现代社会还没有完全消失。不过随着经验不断积累,古人对瘟疫的预防也日渐科学。而世界上最早的疫苗,也由此诞生在了中国。
 
图片来源:网络
 
古人在长期的经验中发现一个现象:凡是得过天花又痊愈的人,终生不会再得天花。虽然古人并不清楚这里面的免疫学原理,但其实用价值就体现了出来。善于总结的中国先辈们就有了这样一个设想:让病情较轻的天花病人去传染正常人,病情痊愈之后,既不会造成死亡,还能让人拥有终生不得天花的能力。这种设想投入实践,就发明了一种预防天花的疫苗——人痘接种法。
 
1688年,俄罗斯首先派人到中国学痘医,这是文献记载的最先派学生到中国学习种痘的国家。1744年,中国医生李仁山到达日本长崎,将中国的人痘接种术首次带到日本。1790年,朝鲜派使者朴斋家、朴凌洋到中国京城,回国时带走大型医学丛书《医宗金鉴》,书中《幼科种痘心法要旨》介绍了种人痘的方法和注意事项。后来,朴斋家指派一乡吏按照书中的方法试种人痘,获得成功。
 
丝绸之路是中国沟通世界的交通要道,中国医学很早就传到阿拉伯地区。人痘接种法就是先传到阿拉伯,后又传到土耳其的。1721年英国驻土耳其公使夫人蒙塔古在君士坦丁堡学到种人痘,并将这种方法带回英国,之后又传到欧洲其他国家,甚至越过大西洋传到了美洲。18世纪后半期,人痘接种法在上述地区已普遍施行,甚至还出现了专门以种人痘为职业的医生。
 
18世纪的英国乡村医生爱德华·琴纳从古代中国的做法中得到启发,试种牛痘成功,牛痘法比人痘法更安全,因此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牛痘,牛痘从而替代了人痘。琴纳将毕生大部分心血投入到种牛痘的研究中,英国议会为奖励他的贡献,出资两万英镑支持他的研究。琴纳去世后,英国伦敦为他立下雕像,使人们永远记住这位伟大而平凡的医生。
 
1980年被世界卫生大会正式宣布在全世界范围内消灭天花病毒,人类迎来了用疫苗迎战病毒的第一个胜利,但就像游戏《辐射》中的那句话:战争从未改变。人类与病菌的对抗永远不会停歇。

 
图片来源:网络
 
当前疫苗家族不断扩大发展,霍乱、百日咳、白喉、破伤风、脊髓灰质炎……目前用于人类疾病防治的疫苗有20多种,相关产业也愈发庞大。据Evaluate预计,全球疫苗市场在2017年的规模为276.82亿美元,预计受全球对疫苗接种日益增加的需求、政府及国际机构的支持以及研发新疫苗的驱动,在未来7年(2018-2024),该市场将以7%的复合年增长率快速增长,并在2024年达到446.27亿美元。

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人用疫苗生产国,根据中检院数据披露,我国每年批签发疫苗5亿-10亿瓶(支),全球排名第一。中国疫苗市场规模约占全球的10%,预计2024年将达到43亿美金。国内疫苗产业链可以归纳为上游生产,流通环节以及下游终端采购和使用。其中,上游生产环节包括国有七大所以及智飞绿竹等民营企业,经过流通环节运输至下游疫苗接种机构,包括各级疾控中心(CDC)以及基层卫生服务中心和防疫站。
 
目前,根据是否纳入国家免疫规划,我国疫苗市场可分为两类: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。一类疫苗即“免疫规划疫苗”,指政府根据疾病控制的需要,同时考虑国家的承受能力,免费向公民提供的、公民应当依照政府规定受种的疫苗。国家对一类疫苗的生产、流通、销售和价格进行严格控制。二类疫苗即“非免疫规划疫苗”或“有价疫苗”,主要包括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它疫苗。二类疫苗实行企业自主定价,利润空间大。此类疫苗具有技术含量高,安全性更好、有效性更强、适应人群范围广、预防接种的防病范围广等特点。
 
从整个疫苗市场来看,新型疫苗永远是行业的发展增速主因。2013年DTaP-Hib四联苗、2014年AC-Hib三联苗、2016年EV71疫苗与二价HPV疫苗、2017年四价HPV疫苗与13价肺炎结合疫苗、2018年九价HPV疫苗、五价口服轮状病毒疫苗与四价流感等重磅疫苗相继获批上市后,国内二类疫苗市场发展迅速。
 
2018年国内二类疫苗产值已达243.3亿元,同比增长129.79%。到2022年,我国二类疫苗市场规模将达到290亿元左右。HPV疫苗是宫颈癌疫苗的简称。据WHO数据,宫颈癌是女性第二大恶性肿瘤,在女性恶性肿瘤中占比9.8%,全球每年约有50万新增病例和25万死亡病例,我国每年新增13-15万新增病例和超过10万的死亡病例。
 
据媒体报道,自2006年全球第一支HPV疫苗上市起,HPV疫苗累计销售数量约3.5亿支。目前年需求日益增加,全球一年的需求量大约在1亿支。但全世界年供应能力仅3000万剂,大约是总需求量的三分之一。在中国,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数据显示,2017年中国HPV疫苗签发量146万支,2018年为700万支,2019年1-11月为870万支。按照国内3.56亿适龄女性、每人3针计算,市场缺口超过10亿支。
 
如今,人类使用疫苗预防疾病已有200多年的历史,今天人类的平均寿命和19世纪末相比延长了数十年,疫苗成为人类健康的保护神已经是不争的事实。而随着国人健康意识的增强,疫苗接种率将不断提高,这个行业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值得我们憧憬。